社保政策

国常会:保总量优结构 实施失业保险稳岗返还政策

发布时间:2021/5/26  阅读次数:206次

 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。党中央、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,将其摆在“六稳”“六保”首位。去年以来,一系列超常规、阶段性减负稳岗扩就业举措取得明显成效,但今年就业压力依然较大。近日召开的国常会明确,要继续坚持就业优先,保持对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稳岗、重点群体就业的政策支持。

  实施失业保险稳岗返还政策、推进实施创业担保贷款贴息、推动放开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加社保的户籍限制……此次国常会围绕就业提出了多项政策措施。

  近日,人社部会同财政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延续实施部分减负稳岗扩就业政策措施的通知》。“此次延续实施部分减负稳岗扩就业政策、确定进一步支持灵活就业的举措,既是贯彻稳就业、保居民就业决策部署的具体体现,也是稳定就业大局的现实需要。”人社部副部长李忠表示。

  就业局势保持总体稳定

  2020年全年共减免缓降养老、工伤、失业三项社保费1.5万亿元,发放稳岗返还1042亿元,支出就业补助和专项奖补资金超1000亿元……去年,一系列减负稳岗扩就业举措有效缓解了企业的困难和压力。

 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,2020年全国累计实现城镇新增就业1186万人,超额完成目标任务;城镇调查失业率全年平均为5.6%,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.2%,均低于预期控制目标,就业局势保持总体稳定。

  今年以来,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得到进一步巩固,经济稳定恢复,为稳就业奠定了坚实基础。李忠介绍称,人社部会同有关部门,在春节前开展了“迎新春送温暖,稳岗留工”专项行动,春节后迅速铺开“春风行动”“点对点”输送服务、大中城市联合招聘等专项活动……通过一系列政策措施和专项活动,确保了就业局势保持总体平稳,实现良好开局。1至4月,全国城镇新增就业437万人,同比增加83万人;4月份调查失业率5.1%,回落至近年低值。

  “国常会提出的就业措施,聚焦当前就业的重点领域和短板领域,从供需两方面综合施策,在保证就业总量的同时,有利于优化就业结构。”无锡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吴琦在接受《金融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就业供给侧来看,相关措施进一步加大对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政策支持力度,同时以创业带动就业,促进多渠道就业,创造更多就业岗位。从就业需求侧来看,一方面,聚焦促重点群体就业,延续去年实施的职业培训、技能提升和高校毕业生见习补贴及发放失业补助金和临时生活补助、支持高校毕业生基层就业等措施;另一方面,聚焦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保、职业伤害保障等问题,解决其后顾之忧。

  进一步支持灵活就业

  自主创业、灵活就业是劳动者自强自立、实现就业的重要方式。党中央、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,将鼓励劳动者自谋职业、自主创业写入了就业促进法,纳入新时代就业方针。人社部就业促进司负责人宋鑫介绍称,人社部会同有关部门持续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,推进以创业带动就业,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。全社会创业创新蓬勃发展,目前,个人经营非全日制以及新就业形态等灵活就业规模达到2亿人,为稳就业、保就业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在政策扶持方面,宋鑫表示,对自主创业、个体经营者和小微企业给予创业担保贷款及贴息政策支持。其中,个人贷款额度提高到20万元,小微企业贷款额度提高到300万元。去年,创业担保贷款共发放1681亿元,为个人创业发放贷款102万笔。此外,对符合条件的还可给予一次性创业补贴、税收优惠和社会保险补贴等政策扶持。

  此外,宋鑫还表示,目前,各地人社部门建设创业孵化基地、返乡创业园等创业载体达到8800多家,认定全国创业孵化示范基地120多家,在提供经营场地的基础上,还通过落实政策、开展创业培训、组织资源对接等举措,扶持初创的实体发展。

  “要制定更积极的灵活就业支持政策,保障灵活就业人员的权益。”吴琦建议,要完善灵活就业的社保政策,有序放开参加社会保险的户籍限制,允许外地和农村户籍灵活就业人员在工作地参加社会保险。对于以商业保险方式为灵活就业从业者提供多层次保障的企业,予以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支持。

  “下一步,将强化政策服务供给,广开灵活就业的渠道,为劳动者自主创业、多渠道灵活就业创造更好的环境。”宋鑫表示。

  加大支持企业力度

  当前,一系列就业创业扶持政策取得明显成效,但企业面临的生存环境仍较为复杂,应加大对企业的支持力度,从根本上为就业提供保障。

  光大银行(3.890,0.09,2.37%)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分析称,一方面,国内经济活动加快回暖、内需稳步复苏,海外需求维持较高景气度等,有助于推动我国服务业等行业企业逐步恢复经营;但另一方面,受疫情持续影响,相关行业也面临新问题。

  周茂华建议,要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企业进行支持,一是保持托底政策连续性,稳定市场主体,即对于有发展前景、诚信经营,但受疫情影响的企业,继续给予合理支持,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其财务负担,稳定企业发展信心;二是通过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手段,疏通政策传导机制,引导金融机构精准支持实体经济短板弱项和重点领域,为企业纾困并释放微观主体活力;三是继续与海外经济体沟通合作,畅通交通物流,稳定全球产业链与供应链等。

  此外,吴琦还表示,要加大对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支持力度,对企业提供数字化改造的资金支持。进一步拓宽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融资渠道,鼓励政策性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数字化专项优惠信贷。